未分类, 热点新闻 > 产品详情

欢迎光临本网站。

欢迎光临本网站。网站正在建设中!!!!!!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香港代购2

香港代购1

洲的华人代购往中国寄东西,他们在澳洲本土采购,带来的销售是算在澳洲本土市场的。”上述业内人士指出。“破坏”方面,最严重的矛盾激化要数去年在澳洲发生的“奶荒”、“限购”事件。当时,澳洲很多本土居民抱怨、抗议,由于中国代购人员大规模在超市“扫货”,常导致奶粉等刚需产品断货。为此,部分商超还采取了奶粉限购措施,以控制中国代购人员的“疯狂行为”。贝拉美(澳洲奶粉品牌)首席执行官Laura McBain曾对澳洲超市限购现象进行解释:“奶粉限购是有原因的。海外市场对我们公司产品的需求巨大,尤其是中国市场,销量十分惊人。巨大的需求,给我们带来了非凡的一年。”此外,代购行业引发产品销售渠道混乱以至于产生安全风险、大量海外直邮包裹造成海关巨大压力、难以监管的个人代购行为催生不法分子等问题也时常被诟病。中国代购从业者的焦虑事实上,在外界“眼红”着代购行业的风生水起时,这个行业的从业者们却有着自己的苦衷和挑战:不断受到跨境电商的冲击,越来越感到生存环境不如从前,小规模个人代购已快玩不起,存活下来的需要更精细化运营并寻求转型……为了了解这个行业目前最真实的情况,亿邦动力网联系了多个不同业务规模的代购人员,并将其反馈的情况总结如下:1号受访者阿城(化名):简介:在美国留学,专门做美国代购,产品主要为轻奢品牌箱包配饰、运动品牌产品,淘宝店和微信朋友圈是最主要的销售渠道。自述:今年春节以后,明显感觉国内人忽然一下子穷了、没人买了。我周围很多做代购的朋友都反应春节以后订单少了很多,有时候一个月也没一单,跟去年情况完全不一样。我个人觉得,这个行业还能再走几年吧,大的代购还是能撑的,死一片业余的、规模小的。原因可能主要是两方面,一是跨境电商把代购市场逐渐收割,二是这两年中美价差逐渐在缩小。这个行业的变化是很快很大的。前几年很多代购做母婴,去年今年基本上都没了,因为利润空间小了,而且这些产品也被国内各种电商平台做滥了。其他品类也会一样,会一点点被跨境电商或者其他购物渠道吞掉,然后代购再转移。即便那些有跨境电商平台做靠山的所谓的海淘买手也一样面临着挑战。前段时间,有几个入驻洋码头的买手朋友也在说,今年跨境电商新政之后,生意淡了好多。因为都走阳光通关渠道,每单必税,而且有的品类税率提高了,成本上涨,价格又提不上去。2号受访者小默(化名):简介:生活在俄罗斯,专职代购,有一个几个人的小团队在运作,主要卖欧美大牌化妆品、轻奢品、NIKE鞋子等,后来也拓展了日韩和澳洲的产品,如食品、保健品。除了在各大商场去“扫货”外,也会囤货。自述:我们既有海外直邮的,也有在国内囤货的部分,不过直邮的价格没有囤货的价格优惠。直邮这部分主要是包包、鞋子、大牌化妆品等,是我们在国外商场买了发给买家,保健品、食品之类的是从国内的进口批发商那里进货。其实,代购的客户主要是看价格的,这些东西找海外代购的确比国内便宜很多才会来买。目前,这个行业的利润确实是越来越低了,代购从业人员的生存空间也压缩了不少。按照规律,夏季一般是代购行业的淡季,过了9月份就是旺季。不过,今年相比往年,总体来说生意确实不好做了。我们目前还可以,没有到做不下去的时候。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选产品太重要了,我们也是一轮一轮淘汰产品,剩下的就都是口碑货。我们自己去商场代买这部分,选品和价格更显得重要,我们必须随时了解各大商场的打折活动,看到打折狠的时候会多买一些回来囤着,没有折扣的时候就不敢囤,只有等有人来问了,我们再给他报价,他能接受我们就去买。3号受访者象小雨(化名):简介:并非生活在国外,而是生活在中国的一个小城市,相当于代购的分销、代理人员,自己不碰货,上一级有产品宣传发来之后,再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刷”。其销售层级大概为“生活在海外的专业代购人员——生活在中国的总代理——小雨”。自述:我在朋友圈发的东西都是来自我同学,我同学有个朋友在国外生活,专门做代购,她会把产品消息传给我同学,我同学又发展了很多个我这样的下一级“代理”一起扩散。我自己并不直接和国外那个代购人员联系,如果有客户从我这儿买东西,我会把单子传给我同学,我同学汇总之后再联系国外那个代购。我其实就相当于发发广告。我之前

添加留言

X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